莽子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01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来说,独自离开家乡赴往远方,郑合惠子不安着。不同于家乡的古朴细腻,北京这种北方一线城市,给郑合惠子的印象,仅仅停留于首都和天安门。咸鱼一样的暑假过得十分漫长无聊,可是真的要到开始新的大学生活时,郑合惠子又不愿意离开家乡了,她更愿意妈妈再多唠叨一会,家猫多蹭蹭自己。仿佛家乡的山清水秀,她都想回去探个遍,而不是孑然一身,推着大大的行李箱,去习惯一个陌生城市的节奏,融入一个新的朋友圈。

 

小姑娘鼓起腮帮子叹了口气。小小的手紧紧地攥着火车票和身份证,漫无目的地观察着候车室里的人。路人形色匆忙,有的面无表情,有的四五成群相谈甚欢。最终目光锁定在一个少年上,高大又瘦弱的少年半坐在箱子上,身着一件白色短袖,浅蓝色的九分裤将白皙的脚踝露出来,一双小白鞋,最是青春美好的样子。

 

“唉,要是我大学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就好啦。”郑合惠子小声嘟囔着。

 

“请乘坐Z60号列车的乘客在3号检票口检票。”

 

少年抬起头,像是感受到了郑合惠子的凝视,目光转向了郑合惠子的方向。少年短暂地楞了一下,随即暖暖的笑意随着眼睛慢慢延展开,嘴角扬起的角度刚刚好,他一笑起来,乌云散开。那一刻,一眼万年。

 

拥挤的人群淹没了少年,郑合惠子“嗖”地一下站起来,踮起脚张望着,却是徒劳。悻悻地垂下头,懊悔自己刚刚没有主动留下联系方式,瘪了瘪嘴,拉起行李箱,向前走去。

 

转眼就走到了绿皮火车前,小小的惠子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福州”大大的车站牌,阳光肆意地倾洒在她身上。

 

“我走啦。”她有些傻气地对着空气挥了挥手,噙着眼泪,难看又坚强地笑着,走上了火车。

 

“10号铺,10号铺……啊,到了。”郑合惠子拉开软卧的门,抱起行李往上托。可是怎奈娇小的人儿踮起脚,费了吃奶的劲也够不着。“什么呀,这火车歧视人呀!”突然觉得手上一轻,箱子便稳稳的躺在了隔档上。刚想回头道谢,鼻子却撞在对方举起的胳膊上。

 

“哎呦……”郑合惠子扶着酸酸的鼻子,抬起头,满脸惊喜的痴笑着:“你呀!”

 

 

你呀。郑合惠子再次遇到少年时,觉得自己何其幸运。本来已经错过的人,却奇迹般的再次出现。感谢命运将二人的姻缘紧紧地系在一起,短暂地错过也显得不是那么突兀。也或许短暂地错过,只是二人渊渊大海中的一次推波助澜,将两艘孤独的帆的航向改写在一起。所以,不要怕,也许分开了很久,你抬起头,那人仍在对岸走得很慢。

 

 

“您好,我叫白敬亭。”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