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子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02

“不不不,”郑合惠子急忙摆摆手,“太客气啦,不用说您。对了,我叫郑合惠子,叫我惠子就可以!”郑合惠子坐到自己的铺上,从背包里掏出膨化食品向白敬亭递过去,“哎,小白哥,吃吗?”

 

白敬亭抬起头顺着零食看去,骨节分明的手指,左手手腕上挂着一个松松垮垮的红色手绳,他觉得郑合惠子瘦的有些过分。意识到自己明目张胆的观察对方时间长到气氛有点尴尬时,又直视着郑合惠子的眼睛,因为生分想要拒绝对方的好意,却看见郑合惠子笑眼弯弯,眼神明净清澈。“想要更了解她”这样冲动的念头冒了出来。

 

“好啊,”他笑着收下了原味的乐事薯片,“谢啦。”恰好也是他最喜欢吃的味道。

 

“小白哥你一个人吗?”在过去几年中漫长的车程可不是用手机打发的,面对无处消磨的无聊,郑合惠子先开始了她与白敬亭的对话。

 

“嗯,是啊,惠子你也是吗?”

 

“是啊,”惠子毫无顾忌的娓娓道来,“我是刚高考完的学生来着,快要开学啦,我妈让我早点来这边,提前准备准备,这是我第一次出门远行啊!”惠子有点小骄傲的语气,笑嘻嘻的说。

 

他看着面前没有处事的惠子,记忆追溯到自己的十八岁年纪。虽然只是一年前,但是2013这一年中自己为了演艺事业却是成长了不少,疯狂投简历却屡次失败,看着有的同龄人依靠着自己家庭背景而成名的不甘都被这一颗纯洁赤诚的心净化了。

 

“那惠子一定很坚强。”他应和着面前这个急需夸奖的小女孩。

 

“小白哥你呢?来福州玩吗?”

 

“啊……是的,舍友家住这边,暑假了正好来他家玩一趟。”

 

“哇!能够认识贴心的舍友真的是超级赞啊,希望我的大学舍友也能像小白哥你的一样,大家相处都和和睦睦的。诶,所以小白哥你大几啦?”

 

“大二。”

 

“你在哪里读书啊?”

 

“首师大。”

 

“!”郑合惠子激动的瞪着眼睛,“我本来也想报首师大的!但是因为我是艺考生嘛,今年首师大的名额减了,我就没报了,哈哈,真巧啊。”

 

“啊,我也是艺考生,录音专业的。”

 

“哇!”惠子惊叹道,“我是播音啊!小白哥咱俩也太有缘分了吧!”她双手合十,歪着脑袋,刚要开口,手机铃声刺耳的响起。“咦……?”在包里翻腾着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后,欢喜着说,“啊,是妈妈,小白哥,我接个电话!”

 

白敬亭点了点头,得到对方的允许后,郑合惠子把身子转向窗户,跪坐着用方言跟家人报起了平安。他听不懂南方方言,但是他听清楚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和微颤的声音,即使是随便能哭的女孩子,也是不愿意在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面前哭的啊。他盯着她的后背发呆,想着一会要怎么安慰她。他是喜欢看着她笑的,她的笑是拥有感化他的魔力的。

 

“抱歉,小白哥,我出去上个厕所。”郑合惠子匆匆忙忙踉跄着打开了车厢的门。

 

“惠子……”白敬亭拉住了她的手腕,嘴唇和喉咙好干,大脑好像缺氧了,心脏跳动很快,刚刚准备好的一大段台词也被抛之脑后,他深吸了一口气。

 

 

“不用去外面哭的。”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