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子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03

白敬亭的声音从背后慢慢包围过来,慢而不散地吐出安慰的话语让郑合惠子整个人融化掉了,冲垮了她心理的防线。她坐在他的旁边低着头压抑地哭着,他弓着背把瘦小的女孩圈在怀里,轻轻拍抚,另一只手忙活着给她找纸。纸在包的底层不好取出来,他转头看着她哭红的鼻子,断线的泪珠把上衣打湿了一片。

 

他不是爱读书的人,高中会考《红楼梦》被列为必读名著时,他十分头痛,做作的跟风买了下来,读的时候也是应付的浏览着。忘了是哪一回,贾宝玉和林黛玉闹了别扭,贾宝玉来找林黛玉时看着林黛玉哭说:“我的五脏都碎了,你还只是哭”。猛然间想到这句应景的话了,虽然不能感同身受的懂得她,但是他的情绪会随着她而波动,又虔诚的感谢得到了她的信任。他把他的手心蒙在了她的眼前。

 

“?”郑合惠子觉得莫名其妙,抽泣着问:“小白哥,你……”

 

“我没找到纸,给你接眼泪。”

 

郑合惠子愣了一愣,顺着白敬亭的脑回路摸清了出口后,“噗”地一下笑了出来。他看着她的情绪缓解了一些,便大脑飞速运转,想着怎么把小姑娘哄开心,他放开了惠子,把纸掏出来递给她,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收过来,擦干了泪痕和鼻涕。

 

“失态了,”她笑着抱拳,“抱歉啊。”

 

“比起说对不起,更应该说谢谢。”他揉了揉她的脑袋。

 

“嗯。”郑合惠子眨巴着哭红的双眼,“谢啦。”她长舒了一口气,靠在隔板上,完全放松了下来,“遇见你真好啊。”偏过头看着白敬亭如是说着。

 

“我觉得也是。”

 

“你觉得也是什么呀?”她戳了戳他的肚子,想搔他的痒,“觉得我遇见你是我的幸运,还是觉得你遇见我也挺好的啊。”

 

“都有吧。”

 

“切。”她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识趣的转换了话题,“吃不吃小甜点?人们都说呀,胃里和心里总有一个是要满的,我带了好几个甜点哦!嗯……我可以算上一个十足的甜点控了。哎呀你说北京好玩吗,好吃的多不多啊,我会不会因为吃不惯饿死啊。”

 

“土妞儿,好歹北京也是首都一线城市,好吃的多了去了。我跟你说啊,我们学校卖的小甜饼可好吃了,我现在路过老买呢,巨甜。还有一条街叫南锣鼓巷,好吃的虽然不多,商业化了,但是逛逛也挺好玩的。还有啊,东直门那儿有条街叫簋街……”

 

“什么街?鬼街……这名字怎么那么吓人啊。”她舀了一勺奶油。

 

“唉,不是那个鬼。哎哟,笨。”

 

“你说那么多,我也记不下来啊。”

 

他瞪了她一眼,“有没有眼力见儿啊,现成的导游跟这儿呢,你记什么呀。到时候你学校那边收拾好了,我就带你吃吃吃逛逛逛,把整个京城都逛个遍。”

 

“哇,这么仗义,小白哥,以后我就跟您混了,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她谄媚地笑着,放下了蛋糕,给白敬亭捶着背。

 

他也顺着她做戏,嘴里叫唤着:“轻点儿轻点儿,往上点儿。”

 

 

火车在不停地在夏日的风景中穿梭着,风的气息,云的形状,空气的粘稠,热波的眩晕,一切一切无不在宣告着货真价实的美好夏日。白敬亭是喜欢夏天的,尤其是北京的夏天。相比冬天的雾霾爆表,在夏天他不用带口罩出门,还有很多琐碎的小事,让他觉得夏天是很美好的季节。而且没有什么比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洒下的斑驳更美好的事情了吧?他看着窗外的风景,暗暗想着。

 

 

“认识你也挺好的啊,惠子。”穿过山洞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声音。

 

她感受到了他身体说话时的颤抖,大声问:“你说啥?”

 

“我说,”白敬亭转过头看着她,等到出了山洞,他舔了舔嘴巴,眼睛弯成小狗模样,“我挺喜欢夏天的。”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