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子

但愿这漫长渺小人生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端粒酶的切割又失败了,千岛」她双目紧盯着屏幕,语调平淡。

我撇了撇嘴,接过她手中的仪器,「剩下的我来就可以。」

她退出实验范围,窝在沙发里,双眼无神。

她在低落着,作为科学家屡次失败的低落,对探索路上常常碰壁的低落。

「嘿,我要承认A药的价值。它是个伟大的发明,不是吗?」

「半成品是毒药,而现在它一直只是半成品。」

我没有停下手中的操作,「试药者是罪不可赦之人,他们的恶意神不会听信的。我们无须承担他们的救赎。」放下手中的玻璃器具,「切好了。」

我走向冰箱,取出培养基,「灰原,我最近组培了个好玩的,过来看看。」

她朝我走来。

仅此而已的故事

献给灰原哀

评论(4)

热度(7)